要切記不能將穩房價的要求狹隘地理解成必須為房價兜底

  • 时间:

【葛军没参与命题】

去年年底的住建部工作會議明確,2019年的調控要本著“穩地價、穩房價、穩預期”的目標,保證樓市既不盲目上漲,也不劇烈下跌。作為溝通房企和政府的橋梁,房產協會對房價斷崖式下降的現象及時預警,避免市場波動過大出現降價維權的糾紛案例,初衷可以理解。

第三隻眼不能將“穩房價”的要求,狹隘地理解成必須為房價兜底。

站在全行業的角度看,中央強調“一城一策”的調控原則,是因為樓市正在逐漸分化,普漲時代一去不復返。對於部分人口體量小的中小城市來說,過去因為一些地方政府產業過分偏重房地產投資,或者投機資金炒作的因素而推高的房價,水分遲早會逐漸擠乾,出現降價現象將在所難免。

6月10日,一份名為《關於穩定恩施房地產市場價格預警的通知》的文件在網上熱傳。這份由湖北恩施州恩施市房地產協會發文,主送恩施市各房地產企業的“紅頭文件”顯示,針對社會反映比較強烈的房價斷崖式下降問題,該協會對部分樓盤進行調查核實,併列出降價現象的十條主要表現和相應的四個措施予以引導和糾正。

樓市健康需要防“大漲大跌”的憂患意識,但無論如何,市場調控要嚴格恪守市場邊界,按規律辦事,避免介入過深,傳遞出政府或者行業協會為房價兜底的錯誤信號。

但也得看到,限制房價下跌同樣要避免干預過度,擾亂市場信號。事實上在“三穩”的紅線之外,今年樓市調控的一個重要關鍵詞就是“一城一策”。“一城一策”意味著,無論穩房價還是穩預期,不是說任何地方的房價都不能降。讓地方因地制宜,賦予其根據實際樓市環境和去化壓力來調控的自主權,正是基於對市場規律的尊重。

鑒於此,各地的房價調控更得有定力,該出手時得出手,但不宜干預過度,要切記不能將穩房價的要求狹隘地理解成必須為房價兜底。

這份《通知》對需要預警的樓市現象,進行了比較詳細的說明。比如有的樓盤高價備案、低價開盤,有的低價誘客,部分餘盤採取甩賣價格拋售等,其中除了降低設計層高等少數現象外,其餘幾乎都是針對降價問題。用紅頭文件限制房價下跌,引發了不小的爭議。

恩施房地產協會下發的文件中,被預警的一些降價現象,遠遠談不上是斷崖式下降。比如第三條提到“不按市場價格規律辦事”,但實際同比降價幅度只有200-500元/每平米。在此前提下發文限制降價,難免有點敏感過度,這不利於房地產企業進行資金回籠,對房企而言是損失,對樓市也有去化壓力增大、房企資金鏈斷裂的潛在風險。

需要指出的是,房地產協會是行業協會,而非政府職能部門,紅頭文件的性質不一樣,不過這對房地產企業同樣有約束力。恩施房協對此回應稱,系自律性號召,但是這種說辭與文件中要求企業整改的嚴厲措辭仍然有較大出入,至少有用力過猛的嫌疑。

房協發文件限制房價下跌,應讓市場的歸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