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不斷走上“臺面”

  • 时间:

【老师纹身被辞退】

走上“臺面” 多地推行過去一年來,通過互聯網實現垃圾分類回收的方式在多地推行。

“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不斷走上“臺面”,引發廣泛關註。今年4月,在第20屆中國環博會上,展會第一次專門為智能垃圾分類開闢展區。今年5月,垃圾分類綠色能量生成機亮相第二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

制度護航 產業勃興2014年,從回收廢舊電子產品開始,出現了一批基於“互聯網+廢品回收”模式的O2O交易平臺。但該行業一直不溫不火,直到2018年迎來發展熱潮。

北京師範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馬俊偉介紹,設置智能垃圾回收櫃以及通過專用垃圾袋讓用戶在源頭上做好乾濕分離工作,是當前“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的兩種主要模式,模式尚待進一步拓展。

“環保觀念的提升帶動垃圾分類產業勃興,制度設計也要跟得上。”沙永康表示,隨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逐漸深入人心,公眾要求完善垃圾分類制度的呼聲也越來越高。

在上海,“互聯網+垃圾回收”已成為創新標桿項目,吸引了長三角地區紛紛效仿。

在廣東,廣州市、深圳市建立APP移動平臺,實現垃圾分類信息化管理。

此外,馬俊偉指出,“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行業同質化現象比較嚴重,垃圾分類思路不能僅僅停留在回收環節上,還應更多關註前期的乾濕分離和後期的處理過程。此外,受利益驅動和成本制約,許多企業回收的僅是諸如瓶子、廢紙等回收效益較高的垃圾,而像廚餘垃圾等則無人問津,處理技術也不成熟。

在寧夏,銀川市已啟動垃圾分類“互聯網+資源垃圾”回收方式,開通垃圾分類微信公眾號,實現“線上交易+線下物流”。

藍海廣闊 任重道遠“互聯網+垃圾回收”正在成為環保行業新“風口”。隨著國家對垃圾分類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這片藍海將大有可為。

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垃圾分類回收早已突破地域限制。2019年初,支付寶添加了“垃圾分類回收平臺”功能,針對低價值的回收品,可按重量兌換“能量”,隨後在環保商城裡根據累計的“能量”兌換實物或優惠券。

近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9部門印發《關於在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開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2019年起,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全面啟動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到2020年底46個重點城市將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2025年底前全國地級及以上城市將基本建成垃圾分類處理系統。

在北京,多個城區探索建立積分獎勵系統、政府購買服務以及垃圾分類與再生資源回收兩網融合等方式,讓“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走進尋常百姓家。

垃圾分類產業發展也面臨不少挑戰。沙永康認為,問題主要有幾方面:一是當前中國垃圾分類標準比較混亂,有些垃圾沒有被準確歸類;二是回收之後,垃圾後期處理環節沒有採取分類處理措施,導致前期工作大打折扣;三是垃圾分類回收處理會增加企業的運輸和處理成本;四是技術落後也是制約垃圾分類處理的重要因素。

北京、上海和寧波等城市已經率先進入快車道,打開垃圾分類強制時代。北京推動“強制分類”學校醫院等機構先行,並逐步實現全覆蓋;上海將於今年7月1日施行《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規定違反垃圾處理單位最高罰款50萬元;寧波規定個人未分類投放最高罰500元,單位未分類最高處罰1萬元。

網上下單,上門取件,足不出戶就能處理垃圾;智能垃圾櫃遍佈各大小區;分類倒垃圾可以掃碼積分,兌換日用品……“互聯網+垃圾分類回收”已成為時下熱點,為公眾帶來便捷、有趣、環保的垃圾分類新體驗。

政策紅利正催生一個巨大的新興市場。根據E20研究院預測,垃圾分類將是中國又一個百億級別的潛在市場,市場空間將在2019-2020年逐步開啟。

據媒體報道,現在多家垃圾回收企業已經打造了自己的大數據平臺,可以直觀瞭解垃圾回收、分類和處理的情況。這些大數據可以為政府推進垃圾分類提供直接幫助。

“互聯網+垃圾分類”產業如何行穩致遠?沙永康認為,需要政府、企業及社會公眾共同努力推進。首先,政府不僅要加大對垃圾分類處理的資金投入和政策支持,制定完善垃圾分類方面的法律法規,還應制定更加科學規範的垃圾分類標準。其次,企業應加大垃圾處理的技術研發力度,生產出更加智能的垃圾分類裝備;此外,社會公眾應不斷增強環保意識和垃圾分類回收意識,認真養成垃圾分類投放與處置的良好生活習慣。

行業擴張與政策支撐密切相關。為加速推行垃圾分類制度,北京、上海、天津和杭州等46個重點城市先行先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