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分彩漏洞-奇摩新闻
点击关闭

人身险监管的2019:一个怎样的新开局与大趋势

  • 时间:

特朗普炮轰苹果

2020年已來,大趨勢將至!

一是完善健康險相關制度建設啟動重疾表修訂工作。2019年3月,銀保監會下發《關於開展中國人身保險業重大疾病    經驗發生率表修訂工作有關事項的通知》,正式重啟重疾表的修訂工作。要求經營長期重疾險業務的人身保險公司儘快成立內部領導小組。

052020年這些小趨勢、大機遇值得期待

完善配套制度建設,規範健康保障委託管理業務。在新版《健康保險管理辦法》發佈后,銀保監會又接連下發多個文件,擬進一步完善配套制度建設,包括《關於進一步規範健康保障委託管理業務有關事項的通知(徵求意見稿)》以及《關於長期醫療保險費率調整有關問題的通知(徵求意見稿)》,此外還專門下發通知,明確與《健康保險管理辦法》不符的產品,應於2020年4月1日前停止銷售。

市場准入會否放行?隨着監管部門從功能監管轉向機構監管,市場准入大權也已經為各部門所掌握,但從2019年的情況來看,除恆安標準養老險外,沒有一家人身險公司獲批籌建或開業。市場准入的大門2020年會否打開值得期待。

《意見》一旦發佈,其對於促進商業健康險、養老險發展無疑大有裨益,推動力度之大,甚至被認為堪比2006年的「國十條」以及2014年的「新國十條」。其發佈後會給行業帶來哪些積極影響也值得期待。

2019年9月,人身險部又再度向各人身險公司下發通知,對其近期經營情況進行書面調研,包括前三季度公司經營情況、2019年公司全年發展形勢預判和2020年一季度業務計劃等。

對於監管工作者而言,調查研究是謀事之基、成事之道。

放行3-5年中短期兩全保險,防範流動性風險

完善監管手段和制度框架,推進電子化回訪,改善客戶服務

調研已有制度,徵詢問題和建議,擬為下一步修訂製度做準備

二是助力扶貧攻堅,修訂大病保險制度

早在2019年開門紅期間,就開始了窗口指導,暫時叫停備案預定利率4.025%的產品,不過已經備案的產品仍可銷售。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繫原作者並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防風險之外,自銀保監會掛牌以來,嚴格監管也已經成為了監管工作主旋律,尤其是地方監管力量大為充實,屬地監管的推行,讓監管進一步下沉也成為了現實,合規風險成為險企必須高度重視的風險。

在自查清理工作中,多家保險機構因避重就輕、風險揭示不充分等情況被監管點名。

針對人身保險監管整體制度框架。2019年9月,銀保監會人身險部開展人身保險制度執行情況的書面調研,調研範圍包括2018年12月之前實施的所有現行有效人身保險監管制度,實際涉及文件達52條之多。

到8月30日,又發佈《關於完善人身保險業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形成機制及調整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有關事項的通知》,對2013年8月5日及以後簽發的普通型養老年金或10年以上的普通型長期年金,將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上限由年複利4.025%和預定利率的小者調整為年複利3.5%和預定利率的小者。這意味着預定利率超過3.5%的普通型養老年金或10年以上的普通型長期年金須報監管部門審批通過方可銷售。

對於金融企業而言,流動性就意味着生命線,防範流動性風險刻不容緩。尤其是2019年,雖然行業保費增速相較2018年有所恢復,但市場利率下行加劇資產端壓力,尤其是對於個別需要進行風險處置的問題險企而言,防止處置風險的風險也至關重要。

所謂高定價利率產品,主要是指預定利率4.025%的產品,在低利率市場環境下,此類產品顯然面臨較大利差損風險。銀保監會在2019年針對這一問題多次出招:

《意見》從五方面提出了促進社會領域商業保險發展的政策舉措,所定目標非常宏偉,包括力爭到2025年,健康險市場規模超過2萬億元;力爭到2025年,為參保人積累6萬億元養老保險責任準備金等。

修訂健康保險管理辦法。2019年11月12日,銀保監會官網發佈新版《健康保險管理辦法》,對比原版文件,新版管理辦法主要修訂內容有:將醫療意外險納入健康險範圍;堅持健康保險保障屬性;同時明確長期醫療保險可以進行費率調整。

第二次是在2019年11月,人身險部向18家人身險公司下發《關於人身險公司住所和經營場所情況的調研通知》,要求報送經批複的變更和未經批複的實際變更情況;住所和營業場所變更的原因和經過等等,進一步核實情況。

2019年,是銀保監會三定落地之後的首個完整年度,新人新氣象,可以看到,整個2019年,人身險監管部門頻繁通過調研的方式,傾聽一線、密切關注市場動態,且涉及的內容五花八門。

除了常規問題,針對各類市場熱點情況,人身險部在2019年也加大了調研力度,以便於採取靈活的監管手段,嚴控各類風險問題的發生。

目前,該文件尚未正式出台,但對於2020年的人身險行業來說,無疑是值得高度關注的一件大事。

有觀點認為這是為摸底險企實際營業場所分佈情況,因為通過監管營業場所合規性,也是防止非法經營金融業務、有效控制風險的一種手段。也有觀點認為,這是在為推動屬地監管做準備。

2019年3月,銀保監會人身險部下發《關於報送公司相關信息的通知》,要求人身險及建信養老管理公司在4月10日之前將經營管理方面情況報送銀保監會人身險部,包括公司基本情況、公司治理情況、業務經營狀況、資金運用情況、財務狀況、外部監管及評級評價情況、公司2019年發展規劃、主要問題和風險等。目的是全面了解公司,建立公司監管檔案,完善非現場監管的數據基礎,進一步增強監管有效性、針對性。

2019年12月,銀保監會下發《關於借款人意外險自查清理有關情況的通報》,指48家人身險公司開展借意險業務,大多數公司手續費費率低於50%,少數公司費率水平偏高。

從銀保監會2019年發佈的罰單數量以及罰款金額來看,相較2018年也均呈現明顯回落。據《國際金融報》,2019年,銀保監會共披露監管函29封,相比2018年的48封,同比減少約四成。銀保監會與各地銀保監局共開出罰單828張,相比2018年開出的1400餘張,同比縮減四成左右。

第一次是在2019年2月,要求各人身險公司將註冊地、實際經營地的情況報送銀保監會。

2018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防風險是2019年的「三大攻堅戰」之首,據此,人身險部也將此作為2019年的重點工作來抓。

兩次摸底註冊地、經營場所,或為推行屬地監管,從功能監管轉向機構監管做準備

2019年,人身險部還先後兩度要求人身險公司報送註冊地、經營場所的有關情況。

無論是防風險還是嚴監管,都需要監管部門掌握市場第一手資料,這也是制定監管政策、對市場行為進行動態指導的重要依據。2019年,監管多次下發書面調研通知,要求相關險企報送有關險企經營管理方面的材料,以便於建立監管檔案,同時關注行業動態。

在嚴監管方面,制度完善也一直在推進中,電子化回訪是其中一項。

04服務民生,切實推進供給側改革,健康保險成監管關注重點

回應行業熱點問題,及時掌握風險動態,以便於強化市場行為監管

在修訂重要制度前,人身險監管部都會通過調研的方式徵集意見,以確保修改之後的制度能夠符合市場實際。從單個制度到整體的制度框架,人身險部一直在調研。

上述文件在經過徵求意見修訂后,最終在2019年的12月9日發佈,名為《關於規範兩全保險產品有關問題的通知》。明確保險公司可以開發設計保險期間為5年期以下(均不含5年)的兩全保險產品,但不得短於3年,且各公司5年期以下兩全保險產品年度規模保費佔當年總規模保費的比重不得超過20%。

完善制度建設,從根本上強化監管,人身險產品精算規定20年後重啟修訂

2020年,監管面前仍有諸多問題待解,而這些都是人身險行業未來發展的大機遇所在。

同樣是在2019年12月,銀保監會又下發《關於報送2020年度發展規劃的通知》,要求各人身險公司更詳細報送2020年機構設立規劃、資本補充規劃、股東和註冊資本變更規劃等的情況。

針對現行人身險精算制度徵集意見。2019年1月,銀保監會人身險部針對人身險精算制度有關情況開展書面調研,,主要目的就是徵詢現行精算制度存在的問題及完善的意見建議。

人身險監管的2019:一個怎樣的新開局與大趨勢

人身險行業這幾年來高歌猛進,發展動力十足,成為增量保費的主要貢獻大戶。如何掌舵?人身險部2019年給出了答案:打鐵還得自身硬。獨樹一幟,沒有急於鋪開攤子,而是開展打基礎、補短板工作,全面反思以往監管制度的不足,構建面向未來發展需求的監管體系,所謂厚積而薄發。

2019年9月,銀保監會起草《關於規範開展人身保險電子化回訪工作的通知》,開始向業內徵求意見。

一些所謂問題機構相繼完成重組,例如崑崙健康、安邦保險集團等等。

2019年3月,銀保監會下發《關於規範人身保險公司中短期產品有關問題的通知(徵求意見稿)》,擬對3-5年期兩全保險產品進行重新規劃。

網貸平台砍頭息問題引發社會關注,個別公司通過人身意外險、保證保險助紂為虐的事實也為媒體所披露,引發了監管的高度關注,要求行業對此進行自查清理。

面對這種情況,監管部門的做法是重新放行3-5年中短期產品,一方面有利於滿足消費者實際需求(市場上3-5年期理財產品少),另一方面也可滿足部分險企緩解流動性壓力的要求。

增資難問題如何破解?監管部門近年來嘗試從穿透資本的角度出發,徹底根除公司治理亂象,但在當前的信用環境下,這註定是一項艱難的工作。部分險企的增資難問題還有待破解。

針對更能體現保險社會責任的大病保險,2019年9月,銀保監會修改大病保險監管制度並公開徵求意見,據了解,本次修改涉及5項制度,包括經營資質和市場退出管理、投標管理、服務規範、財務管理、風險調節管理,旨在構建起一個覆蓋大病保險承辦全流程、全環節的監管體系,即事前的資質管理,事中的投標管理、服務規範、財務管理、風險調節管理,事後的市場退出管理。

市場利率走低,佔比重較大的年金險,尤其是長期年金險產品利差損風險加劇,針對這一情況,2019年2月,銀保監會就對各人身險公司經營年金保險產品的情況進行了調研,主要目的就是防範產品經營風險。

《關於促進社會服務領域商業保險發展的意見》會給人身險業帶來何種影響?2020年1月2日,銀保監會副主席黃洪在國新辦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透露,由銀保監會牽頭相關部門研究制定的《關於促進社會服務領域商業保險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已於2019年12月30日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擬於近期由多部門聯合印發。

到11月,監管又進一步約談14家險企,叫停其銷售4.25%產品,理由是這些險企的法定責任準備金覆蓋率低於120%。

02防風險:逐步喊停預定利率4.025%產品,防控利差損風險;放行3-5年期兩全險對沖現金流危機

雖然從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以及銀保監會公布的2020年的主要任務來看,防風險、治亂象仍將是2020年的工作重點,但一些新的機遇也值得期待。

可以看到,2019年是風險逐步出清,治亂象工作取得積極成效的一年。

目前,行業所使用的人身險產品精算規定仍是1999年的90號文《關於下發有關精算規定的通知》,為改進該制度,2019年,銀保監會人身險部至少兩度徵求意見,分別是9月以及11月,對普通型人身險的附加費用率水平進行了調整,其中,定期壽險、終身壽險、健康保險、意外傷害保險等附加費用率有所提高,而年金保險的附加費用率則有所降低。同時,進一步規範分紅險紅利分配演示機制。

2019年5月,中國銀保監會發佈《關於修改<人身保险新型产品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決定》並公開徵求意見,擬在人身保險新型產品的回訪方面,新增「人身險保單可將電子回訪方式作為首選方式」「證明材料保存時間統一為自合同終止日起不少於10年」的內容。

2019年12月,其又針對人身險公司2019年-2020年經營情況進行書面調研,包括2019年全年經營情況、2020年全年業務規劃等。

來源:慧保天下2019年是銀保監會機構改革融合的第一年,機構改革任務基本完成,監管業務穩妥有序開展,初步實現從「物理融合」到「化學反應」,穩定住了銀行保險發展大局。

《互聯網保險業務監管辦法》的修訂工作雖然是由中介監管部牽頭進行,但是對於人身險公司互聯網保險業務經營情況,人身險部也專門進行了調研,時間同樣是在2019年2月。

在人身險行業,侵害消費者利益的行為多表現為銷售誤導——所謂「理賠難」其實也是「銷售誤導」的連鎖反應之一。所以對於人身險行業而言,管好了產品也就解決了大部分的問題。可以看到,2019年,監管正是以產品作為了重要抓手。

以產品為抓手,四次產品問題通報,整頓市場亂象

03嚴監管、治亂象:以產品為抓手,整頓市場亂象

包括平安、國壽、人保、泰康、新華等在內的幾十家公司相繼完成人事調整,70后逐漸走上險企決策前台。

行業回歸保障,健康保險大熱,但其中所蘊含的風險,顯然也不容小覷。從監管的舉動來看,其也已經將規範健康保險發展作為了一項重要任務。

從2019年開始,銀保監會按季度對產品問題進行通報——2019年1月、5月和9月累計通報三次,而最近的一次發生在2020年1月10日——密集通報人身險產品備案中存在的種種問題,以及監管核查以及回溯中發現的問題,並初步形成定期通報制度。

調研險企經營情況,建立監管檔案,密切關注行業經營動態

01密集調研,建立監管檔案,把脈行業發展,摸清風險底數

就保險監管條線而言,各監管部門都是大招頻出,從監管理念到監管方法,一律提高站位,更新推進。如何找準保險行業發展的問題,提前找准風險苗頭,成為考驗各監管部門的一項首要任務,同時,監管的具體舉措,也展現出不同監管部門的風格和行事方式。

2019年,惡意投訴、退保黑產的問題引發行業高度關注,成為諸多險企噩夢,對此,在9月的時候,人身險部向各人身險公司下發了《關於報送惡意投訴相關信息的函》,要求報送相關案例和數據,以便了解有關惡意投訴實際情況並制定專項治理方案。

整體來看,2019年完成「三定」的銀保監會人身險部,主要思路仍延續2018年,重點依然是防風險、治亂象。

多次聚焦高定價利率產品,堵截利差損風險

清理借款人意外險,嚴防高利貸、砍頭息

今日关键词:丹麦反重力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