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雖然沒有就美聯儲是否降息進行明確表態

  • 时间:

【东京偶遇巩俐夫妇】

儘管美聯儲年內會否貨幣政策出現180度大轉彎還有待更多觀察,但分析人士表示,在短時間內鮑威爾“口風”出現如此大的變化,可能意味著美國經濟並非是看上去那麼亮麗。特朗普挑起的全球貿易摩擦正在令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美國企業訂單下滑正在損害美國製造業,3個月期和10年期美債收益率繼續倒掛,也意味著美國經濟衰退風險並未離開。在這種背景之下,可能不僅特朗普需要反思其貿易保護主義的危害,美聯儲可能也不得不未雨綢繆,通過降息為美國經濟提供更多幫助。

美聯儲立場有所轉變儘管年初多國已經相繼加入降息“俱樂部”,但這並不足以成為全球降息潮即將來臨的標誌。更讓投資者關註的是,作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的央行,原本馳騁在加息路上的美聯儲將何去何從?6月4日,美聯儲主席和副主席均表示,“將採取適當政策支撐經濟增長”,這被市場普遍解讀為美聯儲將要降息。利率期貨合約顯示,市場預期今年美聯儲至少降息1次的概率已接近100%。在6月4日召開的美聯儲芝加哥貨幣政策溝通會議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雖然沒有就美聯儲是否降息進行明確表態,但他表示,正密切關註貿易問題及其他因素對美國經濟前景的影響,並會採取適當的行動以維持經濟擴張。

但6月以來,美聯儲主席和副主席均表示,“將採取適當政策支撐經濟增長”,這與5月鮑威爾的措辭大相徑庭。他表示:“綜合增長、通脹等因素情況,美聯儲將繼續保持“耐心”,並不急於向任何方向調整。”由此被市場普遍解讀為美聯儲即將降息。如若美聯儲一旦打開降息“大門”,去年底結束量化寬鬆、原本打算朝著加息前行的歐洲央行很可能也會調轉貨幣政策“路徑”;這或將對全球貨幣政策帶來較大轉變。

早先,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內的多名美國政要紛紛“喊話”,呼籲美聯儲降息。但在5月,面對特朗普的降息以及寬鬆主張的施壓,鮑威爾表示,美聯儲是不受政治影響的獨立機構,在決策過程中不受短期政治影響。這使得大部分市場人士認為,美聯儲或將難以在短期內出現貨幣政策大逆轉。

本報記者莫莉計劃趕不上變化。隨著全球經濟運行風險確定性增大,全球貨幣政策的主旋律似乎正在悄然換檔。今年以來,包括印度、新西蘭、澳大利亞、馬來西亞等國已經相繼加入降息“俱樂部”。與此同時,最為市場關註的美聯儲也傳來新的變化。在2018年曾經4次加息的美聯儲,今年以來始終保持著“按兵不動”的態勢,且立場明顯轉“鴿”。在3月和5月的例會上,美聯儲措辭大致相同,除了對經濟基本面措辭保持樂觀之外,對通脹表述依然謹慎。

多國加入降息“俱樂部”今年年初至今,儘管全球經濟局勢在陰晴不定中來回變動,但加入降息“俱樂部”的國家卻明顯增多。上周,包括澳大利亞、印度、智利等多家央行均不約而同降息。其中,6月4日,澳大利亞聯儲宣佈降息25個基點,這也是該國近3年來的首次降息,並將基準利率直接降到了歷史低位。隨後,6月6日,印度央行再次出手——宣佈降息25個基點至5.75%,並明確將貨幣政策立場調整為寬鬆,這是該國4個月內的第3次降息;如此快速且大幅的降息,在新興經濟體中並不多見。

最讓市場吃驚的是智利央行。早在今年1月30日,智利央行還在加息路上——加息25個基點至3%。市場廣泛預計,該國央行將在6月“按兵不動”。但6月7日,智利央行將基準利率大幅下調50個基點,由3%下調至2.5%,為10年來最大的一次降息。

這與他5月例會時的口風大不相同。在5月議息會議上,鮑威爾還表示,受益於消費支出和企業投資,預計今年晚些時候,美國經濟增長還將回升。對於核心通脹近期的走弱,鮑威爾認為是暫時性因素在起作用。在勞動力市場強勁、經濟繼續增長的背景下,通脹將向2%重新靠攏。雖然美聯儲5月下調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IOER)至2.35%,但這次下調只是技術性操作,並非意味著美聯儲貨幣政策的立場轉向,市場不應當將其解讀為變相的降息。鮑威爾還表示,綜合增長、通脹等因素情況,美聯儲將繼續耐心,並不急於向任何方向調整。

環顧全球,今年以來降息的央行還不局限於以上3家。事實上,除埃及、格魯吉亞、烏克蘭、馬來西亞、菲律賓、新西蘭外,阿塞拜疆、牙買加、巴拉圭、尼日利亞等國也是全球降息“俱樂部”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