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銷售規模在10億左右的小規模上市白酒公司

  • 时间:

【比特易创始人自杀】

國台酒業一年內到期長期應付款超9億元,從賬面各科目變化推斷,其中主要為融資租金款項,目前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僅4億元,存在一定的償債壓力。

截止2018年底,公司在經過幾次增資後,資產負債率從84%降低為57%,整體資產負債率較目前上市白酒公司的平均水平明顯高出不少,如成功上市,國台酒業的資產負債率有望進一步降低。

截止輔導材料公告之日,在國台酒業的前十大股東中,國台酒業集團有限公司、天津天士力大健康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西藏華金天馬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的持股占比分別為50.58%、8.02%和1.87%,而這三大股東的背後都指向同一家實際控制人:天津富華德科技開發有限公司,而天津富華德科技背後實際控制人為閆凱境、閆希軍、吳迺峰、李畇慧等四人,其中閆凱境、閆希軍、吳迺峰三人分別在國台酒業擔任董事、副董事長、董事長職務。

資本市場的“吃藥喝酒” 閆希軍在實業中實現

定位中高端凈利潤率較低  存短期償債壓力

不過,對於僅66歲的閆希軍來說,退休似乎還言之過早,帶著當初天士力控股集團秘書處董事長秘書張春新,接手國台酒業似乎成了閆希軍下一階段的生活主旋律。張春新在一線擔任國台酒業的總經理和銷售公司總經理,閆希軍則坐鎮董事長職位。據悉,2001年天士力控股集團在茅臺鎮收購了老字號酒廠國台酒業公司,20年來天士力累計投資達到30億元。如今,多年的耕耘後,國台酒業和閆希軍似乎又將迎來了又一個高光時刻。而資本市場常說的“吃藥喝酒”,閆希軍在實業中實現。

天士力的創始人閆希軍和吳迺峰作為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多年來深耕中藥行業,公司主研的復方丹參滴丸因在FDA臨床實驗超過二十年而時常被市場關註。2018年3月,天士力發佈的董事會決議稱,66歲閆希軍主動請辭上市公司董事會董事職務,並出任公司董事會榮譽董事長,正式交棒閆凱境。從天津富華德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的股權情況來看,閆凱靜作為天士力的二代掌門人,幾乎完全接過了上一輩的事業。

不過從公司的產品線看,國台酒分為標準系列、禮盒系列、壇酒系列、喜宴系列等產品類別,價格最低的為禮盒系列的53度500ML裝的國台醬酒,售價399元,而國台國標酒售價高達659元,這一定價基本同青花汾酒處在一個級別,可見,國台酒的定位基本在次高端酒層級。

多年來不溫不火的國台酒業近兩年歸母凈利潤爆髮式增長達12倍,遠遠超出所有上市公司的增速,但公司的整體規模仍小,在醬酒市場也僅列第四位。在目前醬酒市場仍處在濃香和清香型白酒市場之後的情況下,定位高端的國台酒未來還將面臨茅臺系列酒、習酒、郎酒等強勢醬酒品牌的競爭。

與茅臺酒形成鮮明反差的是,作為茅臺鎮二把手,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的國台酒業,卻在3年前只錄得2千萬出頭的利潤。根據公司公佈的近幾年的主要財務數據顯示,公司歸母凈利潤從2016年的區區2千萬兩年間增長到2018年的2.47億元,兩年12倍的增速,國台酒業的凈資產率收益率也從6.09%上升至21.99%。這一增速足以秒殺任何上市白酒公司,包括近兩年白酒大牛市中的次高端及高端白酒。即使銷售規模在10億左右的小規模上市白酒公司,近兩年的收入增速與國台酒業相比也是相形見絀。

上市前業績大幅增長的情況在資本市場早已是屢見不鮮,不過市場將國台酒業近兩年的快速增長歸功於公司對於經銷商的股權激勵計劃。2017年,國台酒業推出“股權激勵計劃”是助推器。當年,國台推出和經銷商合作的“銷售+股權”方式,吸引了廣東粵強、北京歌德盈香、名品世家、酒仙網、1919、中糧名莊薈和蘇糖等大經銷商入局,這才有了這兩年的突飛猛進。

2018年,國台酒業營收達11.44億元,營業成本為3.16億元,全年銷售毛利率為71.38%,凈利潤率21.07%,與同為茅臺鎮生產醬酒的茅臺酒51.37%的凈利潤率差別較大。國台酒業2018年的ROE為21.9%,在已上市白酒中能排在較前的位置。

爆髮式增長   規模仍小作為與貴州茅臺同處茅臺鎮的國台酒業,自成立以來便一直從事醬香型白酒的生產和銷售,在茅臺鎮僅次於貴州茅臺。不過在中國醬香白酒行業里,國台酒業與貴州茅臺之間還隔著郎酒和習酒,目前,醬香白酒陣營貴州茅臺“一家獨大”,郎酒集團緊緊相隨,茅臺集團旗下貴州習酒2018年營收突破56億元,成為目前醬香陣營“第三瓶酒”。從營收規模來看,國台酒業2018年營收11.44億元,和前三強還有明顯差距。

新浪財經訊 6月4日,中國證監會貴州省監管局官網發佈“貴州國台酒業股份有限公司擬首次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輔導備案材料”,國台酒業以60萬元的費用聘任華西證券擔任其上市的輔導機構。備案材料披露,國台酒業擬於2020年3月上報IPO材料。

新浪財經上市公司研究院 白酒浪頭/肖恩